• on 24/05/2024

健康人:譚智勇教授:走在青光眼治療的最前線,搶救患者視力

青光眼是香港頭號永久致盲疾病,單單在香港,就約有十二萬名青光眼患者。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系主任—譚智勇教授,多年來一直專注研究青光眼治療,引領其團隊與時間競賽,搶救患者可能失去的視力。其研發的多項嶄新技術,影響力非凡,更讓他榮膺「世界眼科100強」、「21世紀全球眼科領袖」。到底是什麼驅使譚教授堅持走在青光眼治療的最前線?「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種精益求精的人生態度,又如何影響他的醫學生涯?譚教授為大家細說其醫學之路。

決心選擇眼科 拯救患者視力以至人生

談及從醫的決定,譚教授表示主要原因是受家庭背景的影響。他的爸爸是一名婦產科醫生,媽媽則是一名護士,故他從小就對醫療行業較為熟悉及有親近感。中學畢業後,他就到英國修讀醫科,起初有想過投身兒科,後來在實習時輪調到外科,發現對於能夠立即看到治療效果的外科手術產生了濃厚興趣。

期間,譚教授接觸到不同的外科領域,直到一次偶然的機會讓他在東華醫院,接觸到眼科醫生、他們的工作及手術,見證到白內障手術如何在短時間內改善患者的視力,甚至改變其生活,這種直接而顯著的效果令他印象深刻,這亦是他決心選擇眼科的契機。回顧職業生涯,他亦非常慶幸能找到眼科這個符合自己興趣和價值觀的領域。

譚教授於1996年加入中大眼科,後來擔任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系主任至今,可謂與部門一同成長,見證了它的發展與改變。譚教授亦提及到部門的歷屆主任們對他的影響深遠,首先是首位系主任曹安民教授,作為眼科病理學的權威,譚教授視他為榜樣。而對他影響最大的是第二屆系主任—林順潮教授,譚教授就是在其指導和監督下度過了早期的眼科生涯。至於第三任系主任彭智培教授,則在科研方面給了他許多寶貴的啟發。

專注研究青光眼  終目標為讓患者重見光明

芸芸眾多的眼疾,為何會選擇青光眼作為其終身課題?譚教授表示青光眼的獨特之處在於結合了外科和內科的治療,外科手術能夠看到即時效果,而內科治療則需要與患者共同管理這個慢性疾病:「青光眼具有這種雙重性質,使醫生能夠與患者建立長期關係,需要持續的關注和照顧,這對我而言是別具意義的。」

青光眼對視力造成的損害是永久性、不可逆轉的。故治療青光眼的最大挑戰是要與時間競賽,儘早檢測出病情,才能防止進一步的視力損失,而最終目標當然是希望能恢復患者的視力。故譚教授及其團隊一直不懈地研究,例如從幹細胞研究入手,冀望終有一天可以逆轉青光眼、黃斑病變等因神經細胞受損所導致的視力損失,讓患者得以重見光明。

而最令譚教授印象深刻的一個青光眼個案,是大約20年前的一名中二學生患者。他偶然在配眼鏡時發現眼壓高達50 mmHg,遠超正常值的16至17 mmHg,若果他的眼壓繼續增加,視力可能會迅速惡化,甚至失明。值得注意的是,這名患者並沒有任何明顯的不適或症狀,這可能由於他的眼壓已經緩慢上升多年,使他逐漸適應了高眼壓。在那年暑假,譚教授就成功為患者進行手術。時至今日,這名患者已經長大成人,並會定期接受檢查,幸運的是其視力沒有任何損失。譚教授表示這是一個非常值得分享的案例,這帶出了大多數青光眼患者都沒有顯著症狀,到確診時,視力可能已經嚴重受損。因此,及早發現及接受治療,可減低視力損失的風險。

著重團隊的管理哲學 引入創新技術培育人才

譚教授除了要兼顧診症、教學、研究和行政工作,國際上亦擔任亞太眼科醫學院秘書長及行政總裁、亞太青光眼醫學會候任會長等要職,談及如何妥善地兼顧各方面的秘訣,譚教授就指出團隊的合作是關鍵。首先,要建立專門的團隊管理相應的職責,並網羅、挑選及留住合適的人才成為團隊成員,確保他們接受適當的培訓。而每個團隊都應至少有一至兩位成員能夠擔任領導角色,推動各自的團隊向前邁進。譚教授表示:「雖然我不能每個細節都親自參與,但透過這種方式,不僅優化了資源分配,還能確保團隊在每個領域都能達到最佳表現。」

薪火傳承,培育新一代眼科醫生亦尤關重要。譚教授於2018年建立了香港中文大學眼科顯微手術培訓中心,並採用多種創新和實用的教學方法,例如使用動物眼或人造眼模擬手術操作,這些模型在大小和質感上都非常接近人眼,適合用於手術訓練。此外,更引入了虛擬實境技術,讓醫生能夠在完全控制的環境下重複練習每個手術步驟直到純熟。導師更可在模擬手術中創建突發情況,令醫生學習如何處理真實手術中可能遇到的併發症。除了手術技能的培訓,還包括臨床研究和實驗室研究,以培養醫生全方位的能力。

力臻完美 不斷自我挑戰方能進步

譚教授強調,作為一名眼科醫生,細心是首要條件。眼科手術通常需要在顯微鏡下進行,眼球的體積如此細小,故每一個細節都必須精確無誤,任何微小的偏差都可能導致嚴重後果。以白內障手術為例,如果切口的大小不精確,例如2.2毫米的切口卻做成2.25毫米,就可能導致手術期間眼壓無法維持,甚至傷口恢復會出現問題。相反,若切口過小,則可能傷害眼部組織。當然,這種對精確度的追求不限於眼科,例如血管科或腦外科等均涉及精細操作的醫療領域,都要求醫生必須極度細心、嚴謹和精確。 因此,譚教授建議一眾後輩:「要培養一種近乎執著的完美主義態度,這樣你才能在醫療領域中達到專業的高標準。」

這個建議,亦非常契合譚教授的人生座右銘—「沒有最好,只有更好」。這句話不僅適用於眼科領域,也是他做人處世的原則。他表示:「在任何事情上,我都不認為有一個終點,相反我們應該力求不斷進步,每天、每週都希望比之前做得更好。例如跑步上,我會希望下次能跑得更快,不斷自我挑戰;醫學上,我會透過不斷的學習和研究,追求在醫學領域上持續進步,以幫助及治療更多患者。」相信這種精益求精、不斷追求更好的態度,就是譚教授30多年來持續貢獻醫學界的原動力,也是達致其豐盛人生的秘訣。

譚智勇教授現任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眼科及視覺科學學系系主任,多年來一直專注研究青光眼治療,引領其團隊研發多項嶄新技。譚教授同時亦擔任亞太眼科醫學院秘書長及行政總裁、亞太青光眼醫學會候任會長等要職,是國際眼科領域的重要領軍人物。

REPUBLISHING TERMS

You may republish this article online or in print under our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You may not edit or shorten the text, you must attribute the article to 中大眼科 CUHK DOVS and you must include the author’s name in your republication.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please email shaminotse@cuhk.edu.hk

License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Attribution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健康人:譚智勇教授:走在青光眼治療的最前線,搶救患者視力